「世纪长弧」
「佛系」
「懒癌晚期」

「锐岳」没什么不可能

*小学生文笔注意。
*特别无厘头剧情注意。
*时间线可能特别混乱注意。

1.
周锐在学校宿舍住了差不多快半个学期,从未有过个室友,所以他面对宿舍中突然出现的三四个大行李箱还有些无所适从,也没心情去管自己宿舍门怎么会被人打开,他将帽子从头上拿下扣在衣帽架上,扯着那几个行李箱放去墙角清出一条道来。
周锐望着对面的床,而床上放着把吉他。
周锐扶了下眼镜脱掉板鞋换上拖鞋,听见浴室的窸窣响声走到浴室门前刚要敲门,浴室门就开了,里头热气从门泄出来将的眼镜蒙上了一层雾,里面的人仅在腰间系上一条白色浴巾就出来了,头发丝上滴着的水落在肩上顺着身体肌肉下滑,他见着了周锐愣了一两秒,转而对周锐招手露出个友善的笑。
周锐摘下眼镜正准瞧见了那人的笑及他唇边的两颗明显的虎牙,心情变得轻快许多自然的回他一个笑告诉他自己的名字。
“我是周锐。”
“岳明辉,你的室友。”
2.
周锐也是尽了舍友之谊帮岳明辉大概收拾了下他的行李。
岳明辉这人挺好说话的,性子很柔身材很棒人也很帅,是很多女生喜欢的类型。
岳明辉只比周锐大两个月,而前半个学期未见着他是因为去了英国修了硕士,然后现在回国当个老师过过平淡的小日子。
这些都是周锐跟岳明辉唠嗑得来的消息。
周锐来这学校教书也没想过摊上个学霸舍友,太可怕了他觉得他有必要抱紧大腿。
3.
岳明辉刚来的时候吧,就那时从浴室刚出来的那会见着周锐以为是原来这宿舍里哪个教师的小女朋友。
他庆幸那时候没直接喊出来,不然人家一开口还得跟自己解释那有多尴尬。
4.
俩大老爷们都是专攻理科的。
理科院为数不多的女生简直快要落泪,本来以为周美锐一人就能担当理科之光的称号,不想又来了个好看的教授。
她们现在可骄傲了。
你们女老师再好看能好看过周锐?
你们男老师再帅也帅不过岳明辉。
时间一长了吧,理科院女生见着周锐和岳明辉走一块就眼冒青光,跟狼似的。
“我跟你们说!!!新来的岳老师今天又和美锐一起吃饭了!!!我jio得我又相信爱情了。”
“我赌五支口红周美锐肯定在下面!!你看岳老师那大肌肉块子!!!”
理科院男生倒没什么意见,只是有时候觉得女生真可怕然后再去捣鼓自己的公式,突然也觉得隔壁桌戴眼镜安静的同性同学眉清目秀得多。
5.
周锐好久没碰吉他了,他觉得从第二学期开始事情变得有些多,忙得没空去碰吉他。
其实并没有,周锐一天里做的最多的事就是和岳明辉在一块唠嗑。
岳明辉并不是个安静的聆听者,没有带给周锐很大的压迫感,跟他在一起聊天很舒服很安心,偶尔扯些趣事一同笑出声也算挺温馨的。
周锐喜欢和岳明辉聊天,而且想进一步地去探究他更多。
6.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周锐和岳明辉在一起的时候经常走神。
他会盯着岳明辉的眼睛,然后再到鼻子和嘴还有身体。
在去往食堂的路上,阳光撒在岳明辉头顶。周锐抬头看见岳明辉眨眼时闭眼那一瞬长长的睫毛在下眼睑的影子,再睁眼看着自己讲话时带着笑意的黑棕色的眼瞳,他失了神,这么大的太阳悬在头顶但这人眼里还拥有浩瀚星河。
岳明辉在亚洲人里算白的了,唇色也是淡淡的粉红色,笑着跟周锐说话时两颗虎牙尤其显眼,可爱得很。那嘴巴一张一合,说出的话周锐却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周锐觉得那张嘴肯定很软,亲起来的触感肯定很好。
岳明辉发现了周锐的心不在焉,举起一只手在周锐面前晃晃试图引起注意。周锐瞧见那淡粉红色的指尖回了神尴尬地挠挠自己的头发。
“怎么了?心里有事儿?”
有。
“没有。我刚刚想着如果塞你片苦瓜会怎样。”周锐摩挲地下巴从混乱的脑子扯出一条可信度算是比较高的借口。
“这事你得想这么久?我铁定拿剩下的苦瓜塞你嘴里啊。”岳明辉笑着有露出那俩虎牙,他知道周锐心里那是肯定是有事,但他懂周锐的性子便不再追问周锐。
只是心里莫名有点涩涩的。
7.
周锐和岳明辉之间气氛开始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周锐发现岳明辉来找自己一起吃饭的时间越来越少,回宿舍的时候也只是偶尔聊几句学术上的小问题,基本洗完澡批完作业就一头钻进了床上。
周锐不是没问过,只是岳明辉不回答。
周锐有些不是滋味,他前些阵子发觉自个好像对岳明辉不单单是兄弟情那么简单,这份情感太沉了,虽然说院里小女生扯他和老岳的cp时只是笑笑,但是那是玩笑他懂。
周锐觉得岳明辉发现自己对他的感情了,他觉得岳明辉那是疏离自己让自己死了这份心思。
事实上,岳明辉也很煎熬。
心头上漫出的苦涩让他清晰地意识到自己喜欢上兄弟,岳明辉聪明得要死怎么可能分辨不出来那份感情,他想远离周锐清醒自己,他认为周锐身边就该站个女孩,温柔可爱的那种姑娘才是周锐的伴侣。
但岳明辉那么聪明却也没想到,这是场双向暗恋。
明明就是俩白痴。
8.
周锐想了很长一段时间,他打算捅破这层纸,说破了对大家都好,也许岳明辉会离他越来越远,起码让自己心没那么难受。
9.
周锐在校庆会前一天让岳明辉在隔天和自己看演出。
岳明辉即便在嘴上没答应他但却在心里记下了。
校庆会那天岳明辉坐在第一排离舞台很近,他望望四周座无虚席却没周锐的身影心中有些空荡荡的。
早上刚起就见不着人,现在也没找着。
这不是他为报复自己而设计的戏码吧。
岳明辉想着。
岳明辉勉强放松了自己而转移注意去观赏年轻活力的少年和各位老师在舞台上的各种表演。
快结束了。
这场是最后一场表演了。
11.
岳明辉揉揉太阳穴阖眸稍作休息,却听见台上报幕员念出周锐的名字,神经一紧睁开了眼睛。
上台的的确是周锐,还有他的那把吉他。
周锐今天造型很好看,黑白宽松条纹衫和吊带裤及小皮鞋。
坐在第一排的岳明辉听见身后不少的吸气声和尖叫声,而他能清楚看见周锐眼角的泪痣,但他不敢出声。
周锐示意他们安静些,然后坐到椅子上笑着弹奏着他的吉他,他靠近着话筒唱歌,温柔宠溺的声音是岳明辉不曾听过的。
周锐唱出的词灌进了岳明辉的脑子里。
那是一首很甜的小情歌。
或许是周锐要向哪个女老师告白又或许是周锐早有了个小女朋友,但这都不是他该管的。
岳明辉抿着唇眼眶有些泛红却又装作不在意的挠挠脸。
或许该祝周锐幸福,这才是他该做的。
12.
周锐唱完了歌,他握住话筒瞄了一眼台下的岳明辉眼中充满笑意。
周锐很开心岳明辉来了,也算没白费。
“今天,我要向一个人吐露自己的心意。”
“岳明辉老师,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岳明辉有些蒙圈,还好理科生脑子转得快理通后他哑然失笑从椅子上起来一脚踏上舞台轻轻用手肘顶了周锐的腰。
“我还以为什么事呢。”
“得,我应了。”
11.
自从岳明辉和周锐在一起后,理科院的女生又躁动了,她们每天都在讨论俩人的甜蜜小日常。
她们觉得,岳老师铁定是在上面的。
然而理科院的男生们开始和女生赌起东西来。他们认为周老师才是上面的。
因为周老师最近布置作业少,说明他很愉快,什么事能让男人愉快,当然是那档子事。
而女生们表示她们不听。
直到岳明辉那天穿了件长袖白衬衫隐隐约约能看见后脖子上的吻痕,上课时还时不时揉下腰,下课时周锐见着岳明辉后脖子还给人披上个外套揽着人脖子走了,走时朝同学们瞪一眼。
OK,认了。
反正有粮就能磕。
岳锐党从锐岳党转变速度不用一秒。

「世界上就没啥不可能,就像我俩也能在一起一样。」

评论(5)
热度(53)

© 皮皮林 | Powered by LOFTER